再制造需要“再认识”“再推动”

日期: 2016-12-01 09:46:34 作者: 点击数:  

  拿到刚刚送来的11月23日《阳泉晚报》,一篇整版的《再制造,让废旧设备“浴火重生”》的报道就映入眼帘。这次,笔者并没有和往常一样,迫不急待去细细阅读,而是转身一头扎进旧报堆儿,重新翻找到了10月25日《阳泉日报》上刊发的一个“豆腐块”消息:《我市召开再制造技术应用研讨会》。说实话,当时就想写一篇关于再制造话题的文章,也与报道中的“主人公”――世纪金星科贸有限公司的梁总取得了联系,但苦于找不到“切入点”,找不准“突破口”,故惜墨如金,搁笔未动。如今,这篇报道的出现,再次触动了笔者那敏感神经,触发灵感,顿时文思泉涌。


  说起“再制造”,已经不是一个新鲜事物。早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日本等就从产业角度或环保角度出发,建立了3R体系(Reuse再利用、Recycle再循环、Remanufacture再制造)。我国在总结各国经验基础上,也创造性提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4R体系(Reduce减量化、Reuse再利用、Recycle再循环、Remanufacture再制造)。并且在2005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循环经济的若干意见》,首次从国家层面明确提出支持发展再制造。


  案例是最具有说服力的:一台价值约200万美元的废旧波音747客机,经过再制造成为货机后,售价达8000多万美元,而同型号新货机售价则高达1.3亿美元。这不是天方夜谭,不是神话故事,而是一个虽然发生在以色列但在全球再制造领域被传为佳话的真实事例和经典案例。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阳泉有家企业:以前刚刚走进厂房时,笔者也和常人一样,认为这只不过是对旧设备小打小闹般的修修补补,只不过是对旧物的“翻新”和“整形”。打心眼儿里讲,如果是这样的“二手货”,那么搁到以前物质匮乏年代是“节俭”,但搁到今天产品极大丰富且更新换代飞快的年代则是“小气”甚至是“低效率”。特别是对于钟爱“赶时髦,要面子”、喜爱“短、平、快”的阳泉人来讲,更是不屑一顾。正是这种“误读”和“误解”,使得我们的再制造发展步履缓慢而艰难。殊不知,再制造是一种对废旧产品实施高技术修复和改造的产业,其内核是采用制造业的模式搞维修,是维修发展的高级阶段和对传统维修概念的提升改写。再制造产品的性能和质量均达到甚至超过原品,而成本却只有新品的1/4甚至1/3,节能达60%以上,节材达70%以上。以至有专家指出,“再制造是循环经济‘再利用’的最高形式。”